当前位置:首页 > 科室介绍 > 肿瘤外科
新技术

肿瘤外科成功完成我市第一例乳腺癌术后乳房假体再造手术

2013年7月2日,我院肿瘤外科成功为一例乳腺癌患者完成保留乳头乳晕的皮下全乳切除术后乳房假体即刻再造手术。手术由石毅然主任医师、王峰副主任医师、王新波主治医师完成,手术历时两个小时,术后病人安返病房,患者对术后效果非常满意。本例手术在我市尚属首例,其成功完成标志着我院在乳腺癌术后乳房假体再造手术方面已与国际接轨。(见图1)

患者,女,43岁,以“发现右乳肿物两年”为主诉入院,入院后完善相关辅助检查(乳腺彩超、乳腺钼靶等),BARD针穿刺病理回示:(右乳腺穿刺)少许脂肪及乳腺组织中查见少量导管内癌成份。依据病人病情:病理为导管内癌,乳腺肿块直径5.5cm,乳腺钼靶提示右侧乳腺腺体内见弥漫性多型性簇状钙化阴影。与患者及家属沟通病情,因乳腺肿块较大,X线提示有弥漫性钙化,不宜做乳腺癌保留乳房手术,告知其可选择的手术方式、手术风险及术后相关并发症,病人及家属选择前哨淋巴结活检术+保留乳头乳晕的皮下全乳切除术+乳房假体再造术。(双乳腺、双腋窝彩超:右乳内下象限探及5.5×4.6cm低回声区,边界欠清晰,局部血流信号丰富。诊断:右乳低回声区,局限性增生可能性大,不除外占位。双乳钼靶片:右乳内侧密度增高,结构紊乱,可见弥漫性多型性簇状钙化阴影。诊断:右乳局限性致密并钙化,考虑右乳癌。(见图2)

1981年,我国第一例乳房再造手术由中国整形外科创始人之一宋儒耀教授在北京完成。但此后,由于多方面原因,乳房假体再造术在国内缺乏需求,发展缓慢。从时机上讲,乳房再造可分为即刻再造和延期再造。即刻再造是指在乳房切除的同时进行乳房再造与修复,其效果一般优于延期再造。对乳房肿块小,没有扪及肿大的淋巴结,做乳腺癌乳房切除改良根治手术的病人,比较适宜即刻做乳房再造术。即刻再造不仅可减少住院时间与费用,病人也避免了经历乳房缺失的心理痛苦。不过,对那些乳房切除后需要大量放疗化疗、乳房形状可能由此受损的晚期患者,以及乳房切除时没有选择即刻再造的患者等,则只能选择延期再造。延期乳房再造是指在乳腺癌根治术后,经过3~6个月的化疗后进行的乳房再造;或者是放射治疗后6~12个月进行的乳房再造。再造的方法归结为两大类:(1)运用乳房假体,即硅胶、盐水乳房假体及扩张器等行乳房再造;(2)运用自体组织行乳房再造。本例病人应用乳房硅胶假体(Mentor),行乳腺癌乳房切除改良术后即刻再造术。

全球每年约有120万妇女被确诊为乳腺癌,50万妇女死于这种疾病,乳腺癌已经成为西方国家女性癌症中的第一杀手,在中国,乳腺癌的发病率比西方低,但近年来其发病率上升势头迅猛,已成为增速最快的疾病之一。而且,中国女性乳腺癌的发病年龄比西方女性要早,每年都会有数以万计的中国女性面临乳房被切除的命运。对很多不幸失去乳房的女性而言,乳房再造是她们新的希望。乳房再造虽非“疾病治疗性”手术范畴,但却是对审美缺损和心理创伤的补救性手术,大多数切除乳房的患者都是潜在的再造对象。因此乳腺癌患者术后乳房再造手术有巨大的发展空间,目前乳腺癌手术后的乳房再造是属于安全、可行的常规手术,北京、上海等国内众多医院、各研究机构已广泛开展,我院首例乳房再造手术的成功实施标志着我院在乳腺癌术后乳房假体再造术方面迈上了一个新台阶。乳房再造可以给患者的观念和生活带来极大改变,再造后的女性可以更快地恢复自信,更好地融入社会,值得医院的大力推广。

(肿瘤外科 石毅然 王峰) 

 

    

图1 乳房假体再造手术后图                           乳腺癌常规手术后图

 

图2 乳腺钼靶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