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室介绍 > 普外科
新技术

体验普外科

2010年初秋,老伴不幸罹患卵巢癌。开始,一家人几乎被这种可怕的疾病吓昏了。一位北京的医生告诉我们:癌症不是绝症,而是一种难治的慢性病。这话只给了我们些许的安慰,因为至今为止,人类穷其所能不过与它打了一个平手,还远远看不到胜利的曙光。但我们全家鼓起勇气,团结一致和癌魔作起了坚决的抗争,开始了漫漫的求医之路。我们奔向“最有名”的医院,我们求助于“最好”的医生,同时,把这些年的积蓄毫不吝惜地一路抛撒着。我呢,一点也没犹豫地放下了已经写出了上千万字著作的笔,搀扶着老伴在子女的陪同下来往于几个城市之间……

我们走过了近三年的血泪路。

在这期间,我们见识过许多有名的以及尚不出名的医生,他们的指教有时给我们鼓舞,有时使我们失望。我们曾经踏上了康复之路,也掉进过一个个陷阱,最后弄得几乎濒临绝境。由于我们渴望摆脱化疗给身体带来的伤害,听信了一些庸医的宣传,什么“绿色无痛抗癌疗法”,什么“有效防止复发和转移”;相信了所谓的“威望久著的名老中医”;相信了“几百年前某太医的嫡传子孙”……“俯首帖耳”地吃了大半年的中药,老伴终于吃得见了中药就吐。不仅十几万打了水漂,肿瘤标志物还飙升到两千有余!终至吃不下饭,排不出便,被确诊为危险的“非完全性肠梗阻”!

事至如此,我们才决绝地抛弃了中医,又回到潍坊,走进人民医院,住进了普外科。

一进普外科,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里的医护人员都在忙,忙得秩序井然,忙得生气勃勃。当我们说出要找的主治医生时,护士指给我们一个人。他比常人高一头,有点鹤立鸡群。他对围绕着他的患者和家属笑嘻嘻的,从容地回答着他们的问题。老实说,那些问题是繁琐的,甚至是低于常识的,但他总是回答得十分仔细和耐心。后来他终于向我们走来了……

他就是普外科的副主任,副教授,博士于文胜大夫。

果然,他像有人向我们介绍的,真地与我们遇到的许多大夫很不一样。

一个不一样是:一开始他就与病人“形影不离”。他不像有些医生那样,塞给你一大把“化验单”做见面礼,而是与你同行。你去做CT,他跟着;你去做彩超,他随着;你去做各种检查,他总是在第一时间看到结果。当病人刚刚躺倒病床上的时候,他已经对你有了全面的了解,并开始为你治疗了!

另一不一样是:他几乎没有耽误什么时间,就言简意赅地给了家属一个治疗计划。那时,我老伴面临三大疾患,一是已经患了近三年的卵巢癌,现在又复发;二是吃不下饭,排不出便,得了使医生都摇头的肠梗阻;三是一直困扰着她的肠粘连,小肠已经板结成一块。我们最怕的是医生满嘴理论、术语,使我们满头雾水,彷徨迷茫。于大夫却不,他言简意赅地告诉我们:先做肠道手术,再治卵巢肿瘤。

他又解释说,手术可以一举三得:使板结的小肠松解;同时,切掉CT显示的两个小瘤,摘除数以百计的结节;这样,肠道就可上下通畅,病人吃饭了,排便了,一切就好说了。现在,这三个设想全部实现。术后四天,病人排便了,全家人喜从天降。癌症标志物CA125从两千多下降到400多,病情大大缓解,给下一步治疗赢得了充裕的时间。与此同时,病人开始进食,精神大大改观。

再一个不一样是:于大夫在危重病人面前表现的充分自信和勇敢精神。

近三年来,我们跑了许多医院,当然也就结识了许多医生。手术前,有的医生朋友告诉我说:CA125那么高,切开以后,怕满眼都是大大小小的瘤子了,他敢做么?结果还不是缝合起来了事……我把这悲观的预想转述给他,可是于大夫铿锵地回答了我一句话:即使那样,咱们也照样做!令许多人没想到的是于大夫成功了,老伴得救了,她激动地说:于主任给了我一条命,咱们全家都要永记人家的恩情!

是的,我们全家都不会忘记于大夫。记得手术那天,我们在医院十二楼的接待室里心焦如焚地等待着,四个半小时后,于大夫终于从手术室出来,他站在我们面前,说:“手术做完了,老人家一会儿就会下来……”看到于大夫那疲惫的样子,那满面汗水,那有点颤抖的双腿,就像刚从前线撤下来的士兵,我们心里无限感激,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在普外科我们已经住了一个多月,听到了许多有关于大夫的动人事迹。他总是一心扑在工作上,视人命如天大,是个德艺双馨的好医生。——一个危重病人转了几家医院,先后被几个主治大夫推掉,几乎只能等死了。这时,于大夫接了过去,在手术台前站了十几小时,终于以自己的精湛医术挽救了他的生命!他知道其中有多大的风险,成功未必获得荣誉,一旦失败,面临的将是严重的后果,但他还是没有丝毫犹豫、义无返顾地迎上前去,把病人从死神手里夺回来了!

不知怎的,听到这一故事,我面前出现了这样一幅图景,一幢烈焰腾空的房舍,里面传出求救声、哭喊声,周围的人却有的袖手,有的踌躇,有的回避,有的躲开……这时,却有一个人奋不顾身地冲进了火海,救出了老人和孩子。他虽然焦头烂额,伤痕累累,但他是胜利者!这是什么精神?这是英雄主义精神!我们时代的英雄主义精神!在这公信力日渐滑坡,医患关系日趋紧张的时候,我们不恰恰急需这种精神么?

还有,几乎全部的患者及其家属都需要医生的抚慰和鼓励。往往几句宽心的话,甚至一个闪光的眼神,就会使他们轻松几日,甚至鼓起勇气渡过难关。于大夫的话不多,但极有分量。他没有任何不切实际的承诺,却让你对医院和医生产生了极大的信任和依赖。他常常这样说:“你们来到了医院,就把一切交给医生吧,让医生替你们着急,替你们担心好了!”他这样说,也是这样身体力行的。我们住院期间正值中国人的大节——春节,他几乎没有一天不在医院。病人在需要他的时候,总能够看到他,找到他,他会及时地笑呵呵地出现在你的面前,满足你的需要,鼓舞你的勇气,当你想对他说几句感谢的话时,他却转身离开了……

我没有见过他动手术(医院绝不会让我站在手术台旁碍事),但我多次见过他给病人换药、插管、安装引流装置……。他那一双手呀,简直是一种特殊的脱离身体的活物!十个手指的任何动作,都巧妙、灵动、准确、快速而恰到好处,令人叹为观止!难怪有人把外科医生的手与钢琴家的手、绣花巧女的手并称,一点不错!我是作家,写作也算是艺术的一个门类。几十年来,我悟出了一个道理,一个人如果仅有技术和知识,那只是一个“工匠”,只有具备天才悟性的人,才能上升为“艺术家”。他们决不满于足因袭前人,他们追求的是日新月异的革新和创造,人类的进步就是依靠这样的人!

在普外科还有一位医生会很快引起人们的注意。他就是人称“徐博士”的徐慧民大夫。他急匆匆地、晃着肩膀走路,好像忙着去做一件十分急迫的事。他说话爽直确切,做事干净利落。总是给病人以最直接、最恰当的指导和嘱咐。他是于大夫的好搭档,合作做了许多手术,他也参与了我老伴的治疗,于是我们有幸结识了他。后来我们才知道他也是普外科的顶梁柱,常常做一些繁难的费心劳神的手术。但他无论多么劳累,每天,总能分出时间来到病室看望我们。如果需要,他也会不顾疲劳地立刻给与帮助和治疗。他那两只灵巧的手也每每使人再三叹赏,我们认为他堪称是人民医院中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另外,我还要提到一个人。就是普外科的徐冬梅护士长,她那认真负责、热心敬业的精神使我们深深感动。护士站,走廊中,病房里……时时闪动着她匆忙的身影。病人和家属相互夸赞着她,传颂着她对病人周到照料,尽心呵护的事迹。一个科室的护理工作,繁复而杂乱。无论大事小情,她都牢记在心里,及时给我们答复和指导,没有一丝一毫的疏忽!

 

我写这篇文章,是想对普外科的一些好人、好医生唱唱赞歌,更希望各位病友从我们的求医之路汲取教训……

要透彻地了解一个成绩卓然,医务人员众多的科室,一个来月,毕竟太短。我只能就接触到的一些人和事写写自己的见闻,谈谈自己的感受。所以,文章名之曰“体验普外科”。

(作家 闻胜)